返回顶部

小镇的女儿与温泉水浴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9日 浏览次数:212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熊毅

从宋朝大诗人黄庭坚的故乡双井出发向是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殉难的九宫山行进,汽车沿着小小的溪流峡谷爬行,道旁小鸟啼鸣,野花吐芳,山路幽深,几经峰回路转,约莫半个时辰就出现一个小镇。小镇人家依山傍水筑起座座小楼,构思和造型都相当优美,一概的青砖水泥平顶房,房面饰墙的白瓷砖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被四面的青山衬托着,宛如一块硕大无朋的绿玉中间镶嵌着一粒晶莹闪耀的明珠,这颗明珠就是远近有名的武宁县上汤乡。

小镇不大,三五百户人家,温泉浴将小镇人家的女儿洗浴得一个个如花似玉,而温泉浴又因这如花似玉的人间尤物而闻名远近。经专家分析,可能是这温泉中含量有微量的硫化物,有杀菌消毒的功能,常浴温泉的人没有皮肤病;更微妙的是,这温泉中含有一定的营养元素,能起到滋润皮肤的作用。因此小镇人家的女儿不仅身段好、模样俊,而最俏的当数这如月如歌的皮肤,但绝不能用一个简单的“白”字来描画,若说成雪白,那给人的印象是一种失血病态的苍白,若说成是粉白,又不能形容白得到位,倒不如用一个直观的比方来形容更为贴切:这些姑娘的两节手臂犹如初秋的荷藕在清泉中刚刚漂洗过,既柔润又白暂,若能咬一口一定给人以鲜嫩清甜的感觉。这自然是咬不得的,倘或情不自禁地随手抚摸一下,一般来说,这些姑娘并不说你流氓什么的,只是极有风味地娇羞一笑,也许是笑你痴笑你憨吧。

关于小镇人家女儿的话题,说来说就太长了,让我说一说温泉浴吧。这些温泉的挖掘究竟自何年何月,确实于从考证,问过当地年龄最长的老人也说不清。听他们介绍,整个小镇历来就只有一只很大的汤池,小镇人家的男女老幼是可以共浴的。但这个汤池也比较大,常年弥漫着腾腾的热气,将整个汤池隔作两半,男的一半,女的一半,即便共浴也没有暗度陈仓的艳事。热气朦朦胧胧的能看清什么呢,晃动的只不过一些美的姿影而已,不仅无伤大雅,倒是很富有诗意的,犹如一着相当动人的朦胧诗。近年改革开放了,有些头脑灵活的就想到搞活经济承包汤池赚个一块二块洗澡费,先是三五家,后来就有许多人掘地为泉,以泉砌池,依池建楼,并且取上很好听的芳名,诸如温泉山庄、温泉茶社等等。温泉的种类多了起来,洗法也渐渐讲究,如泉分为热泉和凉泉,洗法也有池浴和淋浴。说是热泉倒也不十分热,水温总在三十多度,冬浴最宜,倘若偶感风寒,热泉里泡上个把小时,汗出病愈;倘若酒喝得多了点,热泉一烫酒也醒了,头也不晕。说是凉泉凉而不冷,水温总在二十多度,夏日凉泉一躺,凉丝丝滑滑溜溜的,自是妙不可言。而洗法却数淋浴最好,若把水龙头拧紧些,泉水喷成雾状,好比暮春三月牛毛细雨缠缠绵绵,又如少女的酥手在轻轻地为你抚摩胸背,令人晕乎乎的未饮先醉。这时小镇人家美若天仙的女儿就扮演了合适的角色,在你洗浴时隔着那层薄薄的印花布帘适时地递上一条毛巾或一块香皂,浴客临走时还会送上一个甜甜的回眸一笑,因了这迷人的一笑,不知有多少客人又萌发他日重来泉浴的念头。如有一些心性较好富于浪漫型的浴客还能体验到“心”浴的乐趣,所谓“心”浴就是消受过身浴之后又来消受汤池主人的热情,几杯质地上乘的谷酒让你再次兴起优雅的情趣:由小镇人家标致的女儿陪伴步上平顶楼台,悠然地欣赏小镇的山光水色,漫不经心地看老岩尖的日落,任成千成百的白鹭在晴好的空中展示它们乳白而美丽的翅膀;或静观小溪悠然的飘逸,那可是淘气的孩子偷来的一丝明净深蓝的天空,上面染着紫红的晚霞,一旁还静静地卧伏着几头悠闲地嚼着青草摇着尾巴的水牛,这真是不可多得的享受。

若在迷人的月色中,有时还能听到远处传来隐隐的竹笛声,沿着浅浅的清流溯流而上,月下的断桥分明能看到晚风牵扯着长长的裙裾,不知谁家略通风雅的姑娘借着笛孔,随着水流在倾诉着她如泣如歌的衷肠;而此时老岩尖脚下教堂里的晚钟在这静寂无声的月夜里叩响,让人重回若梦若真的人世间,谛听上帝的召唤,感慨人生之短暂,透悟生命之可贵。心被流水月色融化,情感得到升华,“心”浴岂不就至善至美了么?

当然这令人叹为观止的温泉浴,她不仅浴美了小镇人家的女儿,滋润她们的泪腺,孕育她们的笑靥,从今后也将世世代代养育小镇人家的后代子孙,演绎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